注册
您现在的位置:狗万体育滚球 >> 课程教学 >> 教改之声 >> 正文内容

诗意,让教育更美好

文章来源: 本站原创 作者: 方琳 发布时间:2016年08月30日 点击数: 字号:

读到《教育,让人生更美好》这本书的时候,我正在动荡拥挤的地铁车厢里,一手拿着本书,一边肩膀上还沉沉地挂着书包。然而读着读着,在拥挤嘈杂的人堆中我突然感到整个人安静下来了。

忙着上课,忙着改作业,忙着开会,忙着完成各项任务,回家以后忙着带孩子,忙着做一切事,甚至忙着读书。我整天不由自主像陀螺一样转个不停,被一大堆琐屑的事情所埋没。生活就在这样简单重复然而繁琐中高速运转着。有多久没有读诗,没有跟人谈论过博尔赫斯,帕斯捷尔纳克?有多久没有全身心地坐下来好好享受文字带来的快乐了?我开始无比怀念大学时光,可以无限慵懒地去做每一件事,可以诗意的生活。

我之所以会不由自主发出如此不合时宜的感慨完全因为在这本书中处处充满着诗意。

我所说的诗意并不仅仅因为邰亚臣校长在这本书中高度评价诗歌,评价诗歌是“用极简单的语言把人世间的事情用文字密码的方式进行了复杂表达。所以从这个层面上讲,它就是语言最高贵的尺度”。如果不是本人真正欣赏诗歌,喜爱诗歌,我想,是绝无可能做出如此精准的判断评价。不,甚至不仅仅因为邰亚臣在这本书中援引大量的诗人诗作。从普希金,叶芝,茨维塔耶娃,到穆旦,王家新,海子,顾城,冯翔……我可以列出长长的一串诗人名字。很少能够看到一位校长,一位教政治学科的校长了解并且熟悉这么多诗人的诗作,这的确让我惊讶而且心生敬佩。而其中海子无疑是他最喜欢的诗人。他不仅对海子的诗作信手拈来,而且在学校的诗歌节讲座上专门分享了自己对于海子《九月》一诗的品析。我想,这样做的确是需要一些胆气和底气的。另外在本书的第一篇中邰亚臣就迫不及待地提到了王小波。他说那是他崇拜的少数几个人之一,理由就是这个人太有意思了。而青年作家李大卫在他的《祭王小波》(见《浪漫骑士》,艾晓明、李银河主编,中国青年出版社1997年7月第一版)中,几乎概括了王小波艺术和思想的最主要的精髓。他认为王小波小说的“最大意义在于为中国文学提供了一个诗学意义上的全新谱系”。

不,我所说的诗意,是邰亚臣校长本人,他本人就是极富诗意的。

他的观点是诗意的。如今的教育舞台上,通行的是以应试、升学、就业为目标的过度规划。而作为一个中学的校长,邰亚臣却对学生,对教师始终强调个性与优雅。

先说个性,他把帮助每一个孩子感知自己内心的真实,发现精彩的自我,展现丰富的个性作为自己办学的方针。他在各种场合多次强调:单纯的喜爱是最有尊严的活动,最重要的事情是让孩子恢复对事物本真的兴趣。他一次又一次地不断重复:慢一点,希望大家慢一点。让自己安静下来,掌握生命的平衡。这样的文字总是令我心生惭愧。因为我对自己,对学生,甚至对自己的儿子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快点,再快点!永远都感觉有皮鞭在后面追着你,赶着你,使你不得喘息,不得休息。在越来越快的节奏下,不但身体提出了抗议,心态上更是焦虑浮躁,忘记了心灵真正的需要。真的必须得这样吗?少做一点,做得慢一点又何妨?

同时邰校长也是在一遍又一遍提醒我,要爱自己的学生。随着教龄的一年年增大,不知何时已经从原先的爱每一个孩子悄悄改变成爱部分学生。当学生就是不做作业的时候,当学生屡犯校规班规的时候,当学生……我很难说服自己发自内心去爱他。我对自己解释说爱每一个孩子那只是理想化状态,现实上来说其实无法做到。我可以做到责任上爱他理智上爱他,唯独无法做到发自内心去爱他。阅读邰校长的书,却不断看到他对每一个学生完全/真正意义上的尊重,这样的尊重正是来源于发自内心的爱。理想化吗?是的,然而正因为此,教师这个行业也才显得重要并且神圣。

除了个性,他把培养优雅的文化气质确立为重要的办学目标。所谓优雅的文化气质,第一是要有生活情趣,其次是要有高贵的灵魂生活。在2010年对高一、高二开学典礼致辞中他讲到:我们必须懂得“精神灵性”、“自由信仰”以及“心智健康”这样的概念,我们的思想一定要达到生命存在的更高层次(即肉体和灵性的并存)。我们并不缺乏智慧,我们最欠缺的是勇气和正直的纯正品性。他在学校里创办篆刻欣赏,打造午间音乐会、诗歌节、合唱节这样的文化品牌,他甚至在学校里建了个博物馆!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地:做一个有品质、饱满的人。

他在教师节上给教师们致辞的时候和在北京十五中京昆艺术团专场演出致词的时候都分别提到了关于人生满足感和幸福体验的问题。老师的最终工作是什么?是从工作中获得幸福的体验,是通过工作可以找到某种快乐。或许这个问题说的有点大,但在邰校长看来,这个应该成为每位教师的一个终极理想。

我们现在普遍面临幸福感不足甚至缺乏的情况。有一天早晨我像往常一样匆匆出门上班,在四平路站换乘十号线的时候一个学生拉杆式的书包碰到了我的小腿,抬眼看到的却是一张木然的脸,这么小的孩子却仿佛戴着冷漠的面具,转眼看其他人都是一样的面无表情,眼神里满是由于早起带来的疲惫。我知道自己应该也是一样。我们常常低头努力前行,只恐时光匆匆,我们努力之后依然换不来更优越的生活。在这样的担忧与焦虑之下,眼中所及永远是山顶的风景殊不知最美好的已经在自己的脚下。

我们习惯用头衔或者拥有的财富来界定成功,但很少有人用是否快乐来认定幸福。我们往往能把自己有兴趣的事情做得最好,虽然我们可能很少有机会去做它们,但这并不是我们希望的结果,我们可以努力改变。在我去西藏之前,很多人都问我“为什么”那么苦,又脏,甚至还有一定的危险。我的回答是“我真的喜欢”因为喜欢,我可以20天不刷牙不洗澡;因为喜欢,我可以忍受头疼、气短等等不舒服;因为喜欢,我愿意一去再去。最近接触一个孩子,他在升旗仪式上表演了爵士鼓,帅得一塌糊涂。于是课后遇上他时我就问他在哪学的,多大学的等等问题。他告诉我是上初中以后因为在学校里看到一台架子鼓,很感兴趣,就自己在网上下载了教学课程自学的。他说我就是喜欢。生活中的确见到许多因为是全身心做自己喜欢的工作,所以无论多苦多难甚至旁人眼中多无聊多不值,自己依然充实,满足。幸福与职位高低、薪金多少并无太大关联。杨绛说“我们曾如此期盼外界的认可,到最后才知道: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毫无关系。”

他的言行本身也是诗意的。他要求学生、教师个性与优雅,他自己又何尝不是?这本书中记载的大多是他作为校长在学校里的公开讲话。然而在他所有场合的致辞中,完全看不到任何重复的内容,也看不到一句套话假话,每一篇看到的都是他和学生真诚的心灵交流。这难道不是他真诚的个性使然?

钱理群先生说过:牵着中、小学生的手,把他们引导到那些大师、巨人的身边,互作介绍以后,自己就悄悄地离开了。让他们那些代表着辉煌过去的老人和将要创造未来的孩子一起贴心地谈话。我只躲在一旁,静静地欣赏,时时发出会心的微笑……就为这个瞬间,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是无怨无悔的啊!

可是要做到这一点,也正需要我们每一个牵着孩子手的老师,自己首先认识甚至熟知那些大师、巨人。正如程红兵老师在《语文教师专业发展十四讲》所说的,技术很重要,方法很重要,但是我们把最重要的事情可能丢掉了,那就是首先做一个有文化的老师,一个把学生作为独立个体去尊重的像邰校长那样诗意的老师。诗意,能够让教育更美好,而教育,能够让生活更美好!


顶一下 踩一下
更多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