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您现在的位置:狗万体育滚球 >> 课程教学 >> 教改之声 >> 正文内容

桃李不言 下自成蹊

发布时间:2016年08月30日 点击数: 字号:

《中国哲学简史》是一本哲学史专著。作者冯友兰先生于1947年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担任教授,讲授中国哲学。而这份关于中国哲学的英语讲稿引起了多方关注,最终它被整理写成了《中国哲学简史》在美国出版。该书填补了西方没有中国哲学史的空白,立即成为了西方人了解、学习中国哲学的入门书,被翻译成了多国语言。直到20世纪80年代,本书才由冯友兰先生的学生第一次根据英文译成中文。出版后,不仅是在西方世界,在中国《中国哲学简史》也独具价值,成为了许多高校学府哲学系的首选读本,影响深远。

本书的作者冯友兰是当代著名哲学家,中国新儒家的代表人物之一,被誉为中国近代以来能够建立哲学体系的哲学家之一。先生一生勤于治学,著作颇多,可以用“三史释古今,六书纪贞元”来概括,其中《中国哲学史》、《中国哲学简史》、《中国哲学史新编》、《贞元六书》最为著名。

本文选择了“三史”其中“一史”——《中国哲学简史》作介绍,该书可读性较强,是先生一生治学的缩影,笔者粗略归纳其三方面的特点。

一、文笔精当 勾勒中国哲学脉络

“哲学”作为一门学科在中国的历史并不算长,在西方近代学科分类引入中国之前,我们主要采取经、史、子、集的分类方式,也就是说,并没有专门设立“哲学”这一学科。正如先生所说:“在中国,没有正式的哲学著作的哲学家,比有正式的哲学著作的哲学家多得多。若想要研究这些人的哲学,只有看他们的语录或写给学生、朋友的信。”从这个角度来说,对中国哲学史的研究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中国哲学作为一门学科发展还不够十分成熟。这意味着学习中国哲学的敲门砖只在少数人手中。

《中国哲学简史》的出现是意义重大的。它对中国哲学脉络进行了梳理,为普通读者学习中国哲学提供了方便。书中开篇就指明了中国的哲学的源头,将中国哲学的一些基本问题简明扼要的梳理出来,比如现实主义和理想主义的关系、“内圣外王”等。本书的第一章《中国哲学的精神》和第二章《中国哲学的背景》以宏观和中西对比的方式展现出中国哲学和中国社会的一些基本问题,帮助读者了解中国哲学。

值得一提的是,浏览本书目录可以发现先生的用心良苦。第一、第二章介绍了中国哲学的背景和基本问题。其后以时间为线索展开,从第三章《各家起源》到第二十八章《中国哲学在现代世界》,跨度长达两千年。此外,每一章的题目都起得简明扼要,一般以人物、学派及学派主张的关键词为核心,譬如第七章《儒家的理想主义派:孟子》、第二十章《新道家:主情派》等,让初学者一目了然。

二、因材施教 传播中国人的智慧

《中国哲学简史》整理成文前是面对美国大学的学生讲义,用英语表达,先生工作的难度可想而知。先生并没有拘泥于照本宣科的教学方式,而是别出心裁,运用西方人可接受的方式,从西方人的视角进行阐述。譬如第一章说到中国哲学的圣人时,先生先对“内圣外王”做了一番通俗易懂的解释:有最高的精神成就的人,按道理可以威望,而且最宜为王。紧接着,又利用西方哲学家柏拉图“哲学家——王”的观点,从西方人熟悉的概念入手,通过说明两者的异同来帮助西方人理解中国的圣人精神。

更难能可贵的是《中国哲学简史》语言大量引用原文,最大程度上保存哲学家们的思想。譬如第十章《道家第三阶段:庄子》,道家对天人关系的思考逻辑性强,带有玄学色彩,对思辨要求高,是比较难以理解的。先生在这一部分的阐述的相当精彩!先生使用了一些西方人耳熟能详的哲学家的观点,在说庄子的思想时,数次提到了斯宾若莎,并引用其《伦理学》中的一些原句讲解“无知的人”和“有知的人”,目的是为了把庄子“不知之知”的境界分析透彻。与此同时,先生以《庄子》的文章内容为重点,大量引用《逍遥游》、《齐物论》的内容,一层一层抽丝剥茧般的剖析原文。特别在第三章第五部分《获得绝对幸福的方法》中先生这样讲解道:“道家强调人与宇宙的‘同一’,要达到这种‘同一’需要人更高层次的知识和理解,《庄子·逍遥游》里讲明了这种幸福。”紧接着,先生又选取了《庄子·逍遥游》中的经典对话,明确“绝对幸福超越了事物的普通区别,也超越了自己与世界的区别”,“我”与“非我”被区别开来,至此做到了他无己,最终达到与道合一。可以看出先生的逻辑缜密,在没有抛弃原文的前提下,还原了庄子的思想。

这种以西方人角度讲述的方式贯穿全书,柏拉图、斯宾诺莎、黑格尔、康德等西方哲学家成为了向西方传播中国哲学的“载体”。先生因材施教,采用贴近学生文化背景的教学方式,不仅让西方人更容易读懂中国哲学,同时也引导现代中国读者从另一个角度看待中国哲学,展现中国人五千年的智慧火花。

三、教学相长 桃李树下自成蹊

先生在撰写《中国哲学简史》一书时的角色是教师,确切的说他写的是讲义,用现代教育的行话来说:他教学内容是中国哲学,教学目标是帮助更多的人了解中国哲学,走近中国哲学。但笔者认为我们不能仅仅把冯先生视为一名教授哲学知识的教师,只要细心阅读本书不难发现,先生更是一名好学、谦虚的学者。

先生在第二十七章《西方哲学的传入》中提到在20世纪初中国懂得西方哲学的人极少,他在上海学习初等逻辑学时,用的是耶方斯《逻辑读本》的英语原本。在当时的中国,中国哲学开始慢慢受到关注,可对西方哲学的研究还停留在表面。比如先生就读的北京大学哲学系1915年才宣布成立西洋哲学门,聘了一位德国教授,可见可以教授西方哲学的良师很少。而与此相对,西方人对中国哲学的认知也处于懵懂的状态,可以说东西方的哲学交流在当时是闭塞的。先生在其中充当着交流者的角色,他起初对西方哲学十分有兴趣,但碍于国内没有良师而放弃了西方哲学选择了中国哲学。可先生还是在不断加深对西方哲学的学习和理解,在此基础上完成了面对西方人的《中国哲学简史》,从“学”转向了“教”。《礼记·学记》云:“是故学然后知不足,教然后知困。知不足然后能自反也,知困然后能自强也。故曰教学相长也。”“教”和“学”往往是相辅相成的,缺一不可。从贯穿全书的西方哲学理念可见先生的好学和厚积薄发。

《中国哲学简史》是一项了不起的成就。在“教”的之余,先生还在不断学,先生在其中提出了许多思考,有哲学上的,也有做人上的,这些思考来自于他平日的积累,他在书中不仅提到许多西方哲学家,也常常提到王国维、金岳霖等名家和身边的同事,先生不时引用、学习他们的观点,触类旁通,将自己“新理学”的体系不断地完善。可以说,撰写《中国哲学简史》的过程就是教学相长的过程。

在书的最后,先生这样说道:“人必须先说很多话,然后保持沉默。”先生在《中国哲学简史》中以师长的身份教授了一堂堂精彩纷呈的哲学课,而在笔者看来,先生所说的沉默应该是指在“课后”无论是师长还是学生需要潜心、静心,去学习更多、思考更多、沉淀更多,不断地修正自身。

韩国总统朴槿惠曾说:“中国最具代表性的哲学家冯友兰先生的《中国哲学简史》蕴含着做人的道理和战胜人生磨难的智慧,让我领悟到了如何自正其身,如何善良正直的活着。” 先生的书和言行影响很大,我想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愿意“学”这本书,“学”先生身上的治学精神和人生态度,并把“学”到的“教”给更多的人。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相信先生的“沉默”必会赢得更多人的爱戴和尊重。


顶一下 踩一下
更多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