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您现在的位置:狗万体育滚球 >> 追梦少年 >> 成长活动 >> 正文内容

牵妈妈的手(预备1班屈玥玲)

作者: 屈玥玲 发布时间:2018年02月22日 点击数: 字号:

不知为什么,我从小就爱牵着妈妈的手看云。

记得我七八岁时随知泓队去青海游玩,途中遇到一片草坪,有几个小丘,丘上有块岩石,上边似乎题着“岗什卡”。我们到后,在草坪上飞奔、骑马、攀岩石,妈妈在一旁微笑着,慈祥地看着我们。“快看!”妈妈忽然拉起我的手,指着天边的云。淡淡的金光泛在白云上,她们似乎穿上金色的长裙,带上蓝色的头箍,像羞涩的少女,在淡蓝的绵延的群山上翩翩起舞,很是优美。人们纷纷静下来欣赏这随风舞动变幻着造型云儿。我拽拽妈妈的手叫道:“妈妈,看左边的云是只小白狗,这是白耳朵那是白尾巴。”妈妈也高兴地附和着:“是呀,狗狗前面还有一只小白猪,他们在玩躲猫猫呢!”

不久之后,我们回妈妈的老家,住在一间小屋里,小屋门外不远,便是一块草地。这个草坪听说从前是座小山,为开发铲平了,只剩左边的一小块,也已堆满了杂物,住了几只鸡。妈妈很是怀念。

那时妈妈常教我摄影。记得有一次我独自出来拍照,偶然看见鲜红的太阳,被云彩遮住了,急忙拖着妈妈来看,妈妈牵着我的小手我们一同倚在栅栏旁看云。云是绯红绯红的,在天的边境,越来越淡,从绯红到橙再到黄,最终归于一抹平静的白。然而,越靠近太阳,云彩越是明亮;云彩卷曲着,静止着,像是给小山戴上一头蓬松的卷发。我说,很想有一头那样的头发,妈妈于是调皮地在我头顶插了几根草,我们都笑了。

可是,到了今天我很少和妈妈一起看云了。只是读读写云的诗句罢了。贾岛、杜牧的“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与“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深处有人家”,云,显得那么悠长又神秘。它慢慢地飘走了,悄悄地带走了彩霞,吹走了童年,也占据了牵着妈妈的手看云的快乐。“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云带走了那么多为什么还孤独?因为她留下了青春的苦涩,留下了时间的痕迹。妈妈的手上布满了皱纹,像盛开的雏菊。

我慢慢长大,将来我要牵起妈妈的手看云。


顶一下 踩一下
更多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