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热点排行

  • 还没有任何内容!
您现在的位置:狗万体育滚球 >> 外围滚球手机客户端 >> 博雅读书 >> 正文内容

听李玉贵老师上课有感

文章来源: 立达书院 作者: 李冲锋 发布时间:2018年03月01日 点击数: 字号:

李玉贵老师是台湾师铎奖获得者,在大陆的影响力那也是大得很。很想听听她的课,一睹名师风采,可是一直未能如意。近日,上海市写作学会组织活动,邀请她上课,才有幸听到她的第一次课。她此次执教的是写作课《分心虫》。听课过程中,有很多触动,记之。

一、可以放出来吗?

她让学生先思考自己在课堂上分心事,然后两两一组进行分享,接着写下来。让学生停下来后,她拿起一个学生的草稿纸,说他写得好,她问学生“可以放出来吗?”课堂上有投影可以把学生写在纸上的内容投射出来。

学生说:“可以。”

李老师又问:“真的可以吗?无奈的,还是欢喜的?”

学生说:“欢喜的。”

“好。那我放了。”李老师说。

为什么要问“学生可以放出来吗”?

我想,她是让学生写一件课堂的分心事,这可涉及到学生的小秘密或者说个人隐私。要把人家的小秘密或者个人隐私放出来当然要征求一下意见啦。

我还想,就是作文写作不涉及学生隐私,李老师也会征求学生意见的。因为这是对学生的尊重。要公开学生的作文内容首先要看学生愿意不愿意。

课后,在与李老师的交流中,我确认了这一点。而且,李老师补充说,之所以再追问一句“无奈的,还是欢喜的”,是因为有的学生可能会因为是老师提出来的,在大家面前提出来的,而不好意思拒绝,老师再问一次,就给了学生犹豫和改变的机会。

这更是对学生的尊重。这种尊重里还包含着对学生心理的深刻把握。

这是尊重的课堂。

反观一下我们的课堂,老师在讲评作文时,直接开始表扬某某同学写得好,某某同学写得不好,那些写得好的还会被当作范文在全班朗读,当然写得不好的,也可能被当作反面案例在全班同学面前朗读。

当这样做时,经过那些被表扬或被批评同学的同意了吗?

如果没有经过同意,那就没有充分尊重学生。

有人可能会说,被表扬,谁不愿意,作文被当范文在全班同学面前朗读,多么光荣。

可是,可能就有人不想在全班面前被表扬,就不想自己的作文在全班同学面前被朗读。写得好的作文中,可能涉及自己不想被他人知晓的隐私或心思。

尊重学生,嘴上常说,可是实际上做到了吗?

李玉贵老师的这句“可以放出来吗”,让我深深感受到老师对学生的尊重。尊重学生的意愿,多征求学生的意见,表现在教育教学的细节中。

二、不要急着举手

李老师在教学中呈现了一张学生弯腰拣笔的图片,请学生把“拣笔”这个动作拆分成4个动作,然后再细分为10个动作。

当她让学生拆分成4个动作的指令发出后,马上就有学生举手了。李老师说:“不要急着举手。要先想想清楚再举手。可以在头脑里先排排顺序。”

在教学过程中,李老师有好几次提醒学生不要急着举手。

学生为什么急着举手呢?

急着举手看上去是一个很简单的课堂动作,其实里面蕴含了很多的内容。

从课堂文化的角度看,我们的课堂文化是鼓励快的文化,是竞争的文化。谁举手快,好像说明谁反映快,谁更聪明,当然在我们的课堂文化里,他也更有可能获得起来回答的机会,而在正确回答之后,回答者不仅会获得老师的好感和鼓励,而且还可以在同学那里赢得认同。所以,快举手、早举手,是有诸多看不见的好处的,它是获得回答权的机会,是自我展示才华的机会,是获得老师好感的机会,是赢得同学认可的机会,总之是提升自己在班级中社会地位的机会。

有些学生为了赢得机会,在没有考虑周全的情况下,就赶紧举手了,当他真正起来回答时,也未必真的回答的好。

如果反思一下,是谁造成了这种课堂文化。原因可能有些复杂,但老师经常选那些早举手、举手快的学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老师要追求课堂的效率,等不得那些慢的学生。

在李老师的课堂上,这种快举手的行为被制止了,她让学生慢下来,既是让这些快的学生思考得更周密深刻,也是在给那些慢的学生更为充分的思考和学习时间。

让学生慢下来,是一种理念,是一种行为,是一种能力,也是一种习惯。为此,老师首先自己要慢下来,自己先形成慢的习惯,耐心等待学习的发生。

其实,在这种慢的过程里,还包含了一种对学习权的维护和对教育公平的追求。

三、还有谁没发言?

李老师在提问时并不就找先举手的学生,有时反而专找那些不举手的学生。

学生不举手,不等于他没有思考,不等于他思考得不全面不细致不周到。给他机会,他一样会放出光彩。

课堂快接近尾声时,李老师专门叫课堂上从未发过言的学生举手,分别给了他们发言机会。由此不难看到,李老师在保证每一个学生都有至少一次的发言机会,在维护学生公平的学习权。

在我们的课堂里,很多学生一节课中没有一次发言机会,更有甚者,有的学生长期得不到发言机会。而有的学生却可能三番五次的发言。

我们天天在说教育公平,怎么落实教育公平?

教育公平的落实就在课堂环节里,在教学细节里。

在李玉贵老师的课堂里,我看到了。

四、什么是同学?

什么是同学?

对这个概念,可能很多人并没有认真思考过,以为在同一个班级里一起学习就是同学了。

可是,李玉贵老师却在问:真的是这样吗?

从学习的交往关系上看,在我们课堂上,还真有“同学”不“同学”的情况。

有一种课堂交往是师生之间一对一的单向交往,虽然在一堂课里,老师提问了多个学生,但都是老师和这多个学生之间一对一的交往,学生之间并不产生交往。

有一种课堂,虽然学生之间也进行小组讨论,可是小组成员之间只想着自己,各执己见,而没有想着对方,没有真正“共同”学习。

在李玉贵老师对“同学”的理解里,只有两个人之间心里都有另一个人(对方),都为对方着想,两个(或多个)人一起用力去解决学习的问题时,这才叫“同”“学”。同学,就是“同”“学”。

也就是说,同学是基于心里装着对方,关心对方,并共同努力,基于真实学习的发生而建立起来的一种人际关系。

为了建立这种真正的同学关系,李玉贵老师先用了大约10分钟的时间进行课堂关系的重建。她与学生一起讨论了“善听的方法”,即“善待他人的方法”,有六条。

1.转向他——注

2.看着他——视

3.视线跟随——随

4.沉稳地听——安

5.静静地听——静

6.听到最后——思

接着,她与学生探讨了“说的姿态”。

身——身体转向学伴

眼——看学伴是否准备好

心——安心说

口——说清楚

在此基础上,她讲述了课堂上“停”的三个动作。

暂停,学习活动

放下手上的文具/材料

专注于 接下来……

这是课堂规则,也是学习规则,也是成为同学的重要保障。在课堂教学过程中,李老师多次停下来请同学们遵守上述规则。长期这样要求,学生就会形成学习习惯,进而内化成个人“善听”“善说”“善待他人”的素养。

规则不仅仅是规则,规则内化后就是素养。

当全体学生都以相同的规则来要求自己,形成习惯,内化成素养时,那么学生不仅仅是学习能力提升了,而且个体素养也提升了。当每个人都依据同样的规则,形成同样的素养时,那么整个国家和民族的公民素养就提升了。

这是什么?这才是教育啊!

“同学”二字里,其实包含了很深刻的内涵,不仅仅是“学”,还有“同”。

五、师生关系的穿透力

在李玉贵老师的课堂里,我还很深刻地感受到了师生关系的力量,我把它称之为师生关系的穿透力。课后,我与玉贵老师说到她课堂上师生关系的穿透力,她认可了这种说法。

李老师是借班上课,与这些孩子们是第一次接触,而且在一上课就给他们“立规矩”,怎么听、怎么说、怎么停,而且在上课的过程中,要求学生严格执行,可是,并没有感到不喜欢她,学生讨厌她,相反学生很喜欢她。下课前,她让学生回去把作文写完,她说她会来收作文的。一个学生说:老师,你真的要来收啊。学生怕她上完课就走了,不来了。可见,学生有多么喜欢她,学生还想再见到她。

在短时间内就与学生建立起良好的师生关系,这是一种能力。当然,学生初见到新老师会有新鲜感,孩子们也是容易与新老师交流交往的。抛去学生的这些因素,老师这方面的原因呢?

在师生关系的建立上,老师所起的作用应该会更大一些。李老师为什么能够在短时间能与学生建立良好的师生关系呢?

我以为是发自内心的对学生的爱,对学生的尊重,对学生的平等相待,这些东西是人与人之间,师生之间产生良好关系的真正力量。是这种力量穿透了课堂,穿透了人心,把师生紧密联系在一起。

我认为,没有良好的师生关系就没有良好的教学。师生关系不是教与学活动的附属,不是教育的手段,师生关系本身就是教育,本身就是目的。

从玉贵老师的课上学到很多,感悟不少,记之以分享。

(今天恰逢与李玉贵老师相识一周年。)

2017年5月18日晚

于六楼居

欢迎长按上图关系


顶一下 踩一下
更多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